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人民日报再次整版聚焦"美国民主":民主偏执无异于宗教极端
[发布时间:2015-06-29 15:54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6月29日电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人民的精神家园。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对输入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文化成果,对当地人民的精神生活意味着什么?对世界文化发展进程有着什么样的影响?今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再次用整版文章刊出4篇学者文章,解析“美国民主遭遇困境”。学者指出,美国基于文化霸权的民主扩张终究行不通,美国民主的扩张;对世界文化遗产既有直接损害,也有间接损害;美国唯我独尊的民主模式也是一种“原教旨主义”,民主偏执无异于宗教极端;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应当走符合本国国情、民族意愿和文化传统的民主道路,抵制美式民主扩张、维系民族精神家园。此前,5月24人民日报也曾刊出整版学者文章,关注“美国民主遭遇困境”话题。

西方中心主义的“普世”幻象 基于文化霸权的民主扩张终究行不通

美国自认为是当今世界的领导者或警察,试图用美式民主改造整个地球。凡不听美国招呼的国家,不是被扣上“邪恶轴心”的帽子,就是被视为“法外国家”,动辄进行制裁或惩罚,甚至进行赤裸裸的颠覆或军事入侵。是什么让美国有这样的权威感?从文化的角度看,就是西方中心主义在作祟。

西方中心主义源于一种虚妄且傲慢的历史观

近代以来,西方借助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走向现代化,由此奠定了几百年的文化霸权。实际上,这无非是在这个历史时期西方文化获得充分发展的机遇,成为时代的“宠儿”。在此之前,美索不达米亚、埃及、中国、印度、希腊、罗马都曾扮演过这种历史角色。然而,西方人忘记了漫长历史中自己曾经微不足道的角色,自以为是人类历史命定的引领者,既往文明只不过是为西方的崛起作准备。带着这种虚妄的历史观,西方人不仅对历史叙事进行重新剪裁,而且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残酷的殖民主义活动。他们不仅把美洲印第安人几乎赶尽杀绝,而且把非洲人运到美洲做奴隶。殖民者打着传播文明的幌子,却干着缺德的事。

在当代世界,随着亚非拉人民的觉醒,赤裸裸的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已不得人心。西方人又玩弄起新的花招,以没有“民主”“自由”“人权”为名,指责他国的制度和现实,目的是让亚非拉国家处于“道德弱势”地位,以便由其任意摆布,并从这种不平等关系中攫取超额利润。在“人权高于主权”的口号下,昔日的殖民者又可对既往的被奴役者颐指气使了。

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把西方中心主义推向极致

凭借超级大国的力量,尤其是冷战结束后一超独霸的态势,美国权力欲望更加膨胀,更希望用自己的价值标准重新安排世界秩序。如果说在过去,西方人走到哪里,哪里的人民就失去民族独立,哪里的经济就处于依附地位,成为提供原材料的出产地和倾销商品的市场;那么现在,美式民主走到哪里,哪里就可能出现社会动荡,就可能出现内乱甚至战火:伊拉克、阿富汗已历经10多年动荡,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仍处于内战状态,埃及、乌克兰也出现了危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后果?

美式民主扩张的出发点不纯。美国是基于本国利益和霸权进行民主扩张的,其出发点本来就不是为了他国和民族的福祉。美国插手他国内政,要么是服从于自己的地缘政治需要,要么是为了满足其石油、矿产、航道等战略需求,这就给被干涉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态带来了诸多危害:打破原来的平衡,制造出更为棘手的新矛盾,引出难以平息的新祸患。如美国清除了萨达姆、卡扎菲,却引发了极端主义暴力,最终遭殃的是伊拉克、利比亚人民。

美式民主扩张激起反感或反抗。美式民主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不是激起他国人民的反感或反抗,就是为极端主义滋生创造条件。实际上,西方中心主义不是民主、自由、平等和公正的逻辑,可美国人总觉得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文明人,似乎他人都是未开化的野蛮人。上世纪美国在越南狂轰滥炸以及喷洒化学药剂,让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看清了其蛮横本质。现在美国又以“民主”“自由”“人权”为借口,用无人机到其他主权国家进行“精确打击”,错杀了许多无辜百姓。这些做法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滋生提供了土壤,其结果只会导致反恐越反越恐。

美式民主扩张终究行不通

美国人总爱按自己的意愿改变他人的原貌,如遭遇反抗就以坦克为推土机碾平前行中的障碍,久而久之就以为自身的意愿就是文明、就是真理。他们难以意识到在美国行得通的东西,在别处则有可能带来灾难。每个国家只有走符合自己历史文化特点的道路,才可能发展得更顺畅、更持久;如果按他人设计的路线图行进,只会走得更艰辛,甚至南辕北辙。美国总想让他国穿“美式的鞋子”,按其制度设计进行治理,这终究是行不通的。

与西方中心主义的文化逻辑相比,中国和而不同的文化逻辑更具世界意义。如果说西方中心主义的话语是“霸权话语”,其本质是要用自己的话语消灭并替代其他话语;中国话语则属于“和谐话语”,其实质就是建立各话语系统之间和而不同、相互交流的关系。西方话语自诩为“普世”的,总想用各种方式甚至以武力铲除障碍;中国话语则不是要取代其他话语,而是作为众多话语中的一种。中国的“协和万邦”,不是让别人按中国的样子生活,而是注重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相互尊重、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和而不同的实质是差异主体间的和谐共生,其目标不是“我花开后百花杀”,而是“万紫千红春满园”。这才是世界文化发展的光明之路。(韩震

既有直接损害 也有间接损害  美式民主扩张伤及世界文化遗产

美式民主是为维护和拓展垄断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这决定了它为了实现资本的增值和扩张,必然侵占和损害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包括这些国家和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从世界范围来看,就是侵占和损害世界文化遗产。

美式民主扩张直接损害了世界文化遗产。美式民主扩张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借维护“民主”“自由”“人权”之名,行侵略扩张之实。这种侵略扩张使世界许多国家的文化遗产毁于一旦。例如,为了实现控制欧亚大陆和称霸世界的野心,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先后对南联盟、伊拉克等国家进行狂轰滥炸。以南联盟为例,北约从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的轰炸,使南联盟300多所学校、图书馆遭到严重破坏,约90处历史和建筑遗迹被损坏。伊拉克的文化设施也深受北约轰炸之害。位于巴格达市中心的巴格达博物馆是世界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展品既有来自两河流域、希腊、波斯、伊斯兰等地的文物,也包括犹太人始祖亚伯拉罕的遗物等稀世珍宝。海湾战争爆发前,为保护文物免遭战争破坏,伊拉克国家博物馆把收藏的数以万计从旧石器时代到伊斯兰时期的文物转移到各省博物馆收藏。但是战争爆发后,伊拉克各地先后有30座博物馆被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空袭摧毁。2003年4月至2004年12月,驻伊美军等甚至将巴比伦遗址作为军事基地,随便开挖壕沟,并利用含有陶器残片、砖块等古物的遗址内部沙土修建路障、填充沙袋,导致遗址严重受损。

美式民主扩张间接损害了世界文化遗产。美国通过在世界各地颠覆所谓“专制”“独裁”政权,搞“颜色革命”,扶植亲西方政权;通过支持一些国家内部民族分裂主义的“全民公投”,激起这些国家和地区宗教、民族、种族的矛盾和冲突,使它们深陷政局动荡之中,从而对世界文化遗产造成了间接损害。以阿富汗为例,以美国为首的北约2001年底把曾经制造巴米扬佛像群被炸毁惨剧的塔利班政权赶下台后,人们原以为从此阿富汗那些属于全人类的历史文化遗产会得到更多尊重和保护,但情况并非如此。由于饱受战乱之苦和恐怖主义袭击,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展览馆、美术馆、剧院等文化设施被焚毁或破坏,成千上万的雕像被损毁,许多文化项目也遭到破坏。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手导演的“阿拉伯之春”,对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的文化遗产来说,也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利比亚的黎波里、兹利坦和米苏拉塔接连发生野蛮破坏伊斯兰教苏菲派清真寺、图书馆和圣徒陵墓的活动。也门的文化设施也因为政局动荡处于极为脆弱的境地,不仅得不到有效维护,而且由于空袭或炮弹的袭击而不同程度地受到损毁。在阿拉伯世界和整个伊斯兰世界,以清真寺和宣礼塔而声名远扬的叙利亚,自“阿拉伯之春”后,则开始以毁灭的清真寺数量之多而远近闻名。到2013年7月止,叙利亚各地有1450余座清真寺遭到毁灭性或局部破坏。据联合国2014年12月2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从2011年冲突爆发后,叙利亚境内至少有290处文化遗产被损毁或被盗。此外,叙利亚大量的珍贵文物也受到了无可弥补的破坏。

美式民主扩张常常以“破坏性地创造”自诩、自夸,但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却因此而在动乱、战火中不断被毁灭。同时,很多发展中国家因为搞美式民主而负债累累,根本无暇、无力维护和修缮已有文化设施。在众多事实面前,谁也无法否认,对世界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文化遗产来说,美式民主扩张带来的是破坏、留下的是创伤,这是应该引起深刻反思的。(程恩富 刘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