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宗林:用热血书写从警热血青春
[发布时间:2017-10-18 15:05来源:云南楚雄网]

永仁县公安局永定派出所民警高宗林,从警34年,一直战斗在基层一线,从小高变成了现在的老高。

他是个代言人

老高参加工作以来,在许多派出所工作过,后因身体原因主动要求到社区工作,老高现在担任永定镇麻栗树村委会、太平地村委会社区民警。两个村委会山高面广,人口分散,特别太平地村委会毗邻川滇交界处,治安隐患极大。

当社区民警以来,老高全身心投入社区工作,他经常背着一个小包在村子里一呆就是几天,东家长李家短的,哪家和邻里有矛盾了,村子又存在安全隐患了,哪里又发现可疑人员了,往往许多矛盾、许多隐患、许多信息在他唠唠叨叨中,在他反复过问中,化险为夷,化难为易,邻里和谐、村舍平安。麻栗树、太平地两村委会成了平安村,是派出所里出警率最低的村委会。

2013年永仁县建设永广铁路,铁路经过麻栗树村委会,要在麻栗树架设高桥,有两个隧道口,炸药仓库临时存放点设在村麻栗树村委会,炸药审批、监管任务相当繁重。老高不敢掉以轻心,铁路施工以来,老高一遍遍在工地上往返,排查安全隐患、清楚掌握工地炸药使用进度。铁路的修建,难免也会出现一些矛盾纠纷,修建三年以来,从老高手中共审批炸药2900余吨,雷管9878枚,未发生一起安全隐患,调解涉及永广铁路各类纠纷共23件。

微信图片_20171016165242_副本

他是个带头人

2008年地震恢复重建,县委政府决定将方山重建成风景旅游景点,在开始修建基础设施的时候,部分村民不理解,征地工作一度陷入困局。本来方山属于其他派出所辖区,由于老高家在永仁方山有许多亲戚,老高知道后,去到方山找到亲戚,苦口婆心的一家家做思想工作,经过多次工作,老高亲戚主动带头配合地震重建工作,其他村民看见老高亲戚的行动,也陆续配合地震重建工作,政府规划重建工作得以继续下去。如今看见方山风景区整齐有序的农家村落,鸟语花香,游人如织,村民都过上了幸福生活,老高很是自豪。

微信图片_20171016172241_副本

他是个知心人

作为一名社区民警,了解、关心社区重点人群是一项重点工作,也是考量社区民警工作的一项指标。每每问起老高辖区重点人员的情况,老高对每个人都了如指掌。细细道来,辖区重点人口廖某某从年轻开始,多年来抢劫、盗窃等犯罪不断,往往就是刚从监狱出来,又再次犯案,可以说是几进宫,把青春年华都消磨在监狱里,由于长期坐牢,廖某的妻子早年就离他而去,留下年迈的父母照看孩子。老高从廖某出狱那天起就格外上心,经常找廖某、廖某父母了解情况,在得知廖某家盖房子,老高又跑村委会协助廖某办理各种盖房补助,如今廖某再次坐牢回来已经50多岁的人了,由于长期与社会脱节,无生活来源,由于担心廖某再次恶习难改,重操旧业,老高还在修建铁路工程里为廖某协调了一个小工程,并与老板商定,在务工期间只支付生活费,待工程干完才结算工资。廖某靠自己的双手正大光明的挣钱,让廖某重拾生活信心,从2016年回来至今没有再犯案。

微信图片_20171016182450_副本

他是个大忙人

老高由于长期在派出所工作,对派出所各项工作、民警情况了如指掌,出警、调解不在话下,老高虽然已经是派出所的“老人”,但自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电脑不会就自学,如今的老高对派出所各种系统应用熟练,特别是社区信息系统,录入信息细致完整及时,往往成为我们工作学习的模范。派出所工作多年来,除了上班,无论周末、节假日老高都风雨无阻准时来派出所报道,更新一下系统,派出所院子内转转,和值班民警聊聊,实在没事在办公室坐坐也是好的,对这点,年轻民警已从开始的惊奇到后来的习惯。老高说,自己早已把派出所当成另一个家了,每天不来转转还不习惯。

2014年,老高做了股主动脉加髂总动瘤腔内覆膜支架隔绝手术,术后医生嘱托少走动,防止出现股动脉破裂,可是老高说我一把年纪了,不怕,我的工作还要做。下村工作、街面巡逻那里都有他的身影,多次巡逻时领导叫老高休息,但老高说他更熟悉情况,转身便投入巡逻队伍中。

IMG_4295_副本

他是儿子眼中的带路人    

老高的儿子小高现在也成为我们公安队伍中的一员虎将,小高想对父亲说:父亲,一个值得尊敬又温暖的称谓,对于警察爸爸来说,承担着双重角色,他们守着大家,舍得小家,做了称职的警察,却做不了称职的父亲。还没有来得及陪伴,孩子已经长大,留下的是太多亏欠,更多的是在孩子心中种下了一颗从警的心愿,只因他们头顶着警徽,肩扛着责任。

做警察的子女,尽管成长里少了爸爸的陪伴,尽管爸爸曾让自己的愿望落空,尽管也对爸爸颇有怨言,但爸爸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英雄。

孩子终将长大,爸爸也会老去,那渐白的鬓角、晒得黝黑的皮肤,以及常年劳累留下的职业病,都是每一名警察爸爸坚守岗位忠诚奉献的见证。作为同样是警察我也会接过父亲手中的钢枪沿着父辈留下的光辉足迹继续前进。

34年了,走进派出所,走进那间熟悉的办公室,启动电脑,翻开案卷。就是在这张椅子上苦口婆心的调解纠纷,就是在这张办公桌上写材料,抽空打盹,网上录入,补齐证据材料,流动人口登记……永远有做不完的事,只不过从手写变成了电脑录入,从步行走访变成了警车代步。

34年前,那时身穿白色警服,意气风发,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接着就是绿色、灰色,直到藏青色……当初恭恭敬敬称自己“师傅”的毛头小子,现在已是领导了;身边的同事越来越年轻,甚至有稚气未脱的家伙喊自己“大爷”。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是镌刻在他和每一位警察生命里的歌。身上的警服,帽上的国徽,在悄悄滑落的泪水中依然是那样庄严、肃穆,一如当初。(永仁县公安局供稿)

责任编辑:丁忠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