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金沙江文艺》诞生40周年感言
[发布时间:2018-09-13 11:16来源:云南楚雄网]

40年前,在真理标准大讨论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鼓舞推动下,我州于1978年8月16日至24日召开了为时九天的文艺创作积极分子代表会议,揭批“四人帮”,平反冤假错案,实现了我州文艺战线上的拨乱反正。1979年12月27日至1980年1月4日召开了全州首届文代会,协商选举成立了州第一届文联。1980年1月5日,我州试刊4期的内部刊物《金沙江文艺》获省委宣传部批准,在全省公开发行。这几件事,为我州新时期文艺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这些事是怎么做起来的呢?

主要推手是我州当时那一代专业和业余的文艺工作者和文艺爱好者。那时我在州委宣传部当部长,与他们接触比较多。他们通过各种渠道、用各种方式在我耳朵面前不断地吹风,把我吹醒了,吹懂了,吹激动了。我就把他们的愿望和意见汇报到州委常委会去。州委很重视这些反映,采取了积极支持和加强领导的态度,做出了相应的决定。于是,事情就一件一件做起来了。

1978年创作积极分子代表会议开过不久,楚中语文教师张福三和州文化局负责人之一刘树邦,拿着一份手画的刊物封面邹形和一搭稿件来找我,说很多同志希望我州办一个刊物,为大家提供一块耕耘的园地。还说,州民委主任起进富愿意出钱支持。我说,那就内部办几期试试吧。那知这一试就上了老虎脊背,下不来了。各方面反映热烈,好评如潮,稿件风湧。我们马上向省委宣传部申报,省里一批复,刊物落上户口,谁想停都不可能了。

一些年纪大一点的同志可能还记得,我州文联刚成立时,确定抓日常工作的是田良耕。他是新华社记者被错处下放到楚雄。是一位很有眼光、很有见地、很有才华的好同志。他提出,依据我州现状,发展文艺事业,必须从基础工作做起,采用开生荒、挖老板田的办法,把全部精力放在发现和培养各民族创作人才上。这是个好主意,可惜他壮志未酬,得病早亡。后来,州委又决定调芮增瑞同志来文联主持日常工作。当时,芮在楚雄市二中教书,教得很好,被评为先进。市里舍不得放,听说州里要调,马上把他任命为二中副校长。信息反馈到州委常委会上,州委书记余活力同志说:“他在文艺方面更有长处,他来搞文艺更适合,已经提为副校长也要调,就是提成校长也要调。”

芮增瑞同志非常认同田良耕的想法,他率领杨继中、熊万平、黄晓萍、张学康等第一届文联机关那个团队,首先拿起锄头“挖老板田”,不怕风吹日晒,不顾嬉笑指责,埋头苦干认认真真的挖。他们在《金沙江文艺》这个园子里挖,马旷源在东瓜山头挖,黄立新在总站挖,唐楚臣、陈九彬、卜其明、周品生、朱有凯等也在自己立足的地方挖。他们日复一日的挖,挖了八、九年近十年时间,终于挖出了一支虽然稚嫩,但很有朝气,很有上进心且不缺灵气的各民族文学创作队伍。后来,又经过祁树生、周文义、张林敏、李茂尊等几届文联团队一届接一届的打拼,终于形成了一个令人瞩目的“楚雄作家群”,去年在北京开了会,这是非常值得我州文艺界高兴和自豪的。

“作家群”远不是一个数量概念。它当然要求有一定的规模,但主要是靠有重大成就的作家和有重要影响的作品来支持。有重大成就的作家,老中青三代文艺人才这里都有,有重要影响的作品,则是要经过读者和时间的检验。“作家群”也不是一成不变、一劳永逸的。它需要能干的组织团队来呵护和经营。经营作家群,用行政机关那一套观念和办法不行。行政机关讲究职级,讲究资历,重视离退休界限。文艺单位如果照搬就要误事,可能会埋没掉一些有发展前途的青年才俊,也可能让老作家老艺术家受到冷落、遭遇挫折。内行人是不会这么干的。我省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晓雪,已经83岁了,至今一直活跃在云南文坛上,他最近出版的两卷本《我的文学人生》,引起了热烈的反响。我州已退休多年的作家黄晓萍,最近出版了一部长篇报告文学《军队、军人、军婚》取得突破性的成就。2018年2月5日在昆明为此书召开了规格很高的首发座谈会。出席的有:文艺界的老前辈老领导丹增、晓雪,云南大学党委书记杨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罗杰,省作协主席范稳、黄尧等几位作家文艺评论家,以及部门的、部队的、媒体的若干来宾。丹增说,这是一部“美得像春天花朵般的作品”,“贴近生活,切进群众,微言大义尽在其中。好读!”晓雪说:“这是最近几年少有的能让我全部读完的书”,“几次感动得掉眼泪。”《光明日报》发表任维东的评论文章,肯定作品成就之后,特别赞扬了作者的家国情怀、勤奋精神和良好作风,说“如此采访走心,写作走心,完美地诠释了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和新闻工作者树立了非常好的榜样。受感染,我也很快读完了此书,也忍不住掉了几次眼泪。读完后心里敬佩之情满满,既敬佩书中那些人物,也敬佩作者。我州学者、作家马旷源已出版58部书,其中好几部是退休后出版的。他的《腾越旧事》头几章登上《人民文学》后,受到好评,引发了人们对全书的期待。退休后全书出版了。他最近完稿的《地火民魂—腾冲人的抗战》,是我州作家写的第一部抗日战争题材长篇小说,追求还原事实真相,语言精练、故事感人、写作风格独特,正在运筹出版中。这些事实说明,对一位学者、作家、艺术家的学术生命、文学艺术生命来说,离休退休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界限。

2009年9月,我州作家黄晓萍的《真爱长歌》获得全国文化艺术最高奖“五个一工程奖”,省上又是颁奖又是庆祝,隆重热烈,楚雄却没有动静,冷冷清清。我问当时的文联主席张林敏:“你们为什么不抓黄晓萍这个品牌?”张林敏是位很有事业心、思想敏锐、注重行动的人。他马上率领文联同志拎上花篮去昆明上门看望了黄晓萍,几次邀请她回楚雄参加州里的文学活动,并积极为她在州里申报了大奖,硬是把一位退休后失散几年,独往独来,漂泊无依的“楚雄作家”给重新找了回来。这几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已经40年了,我们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我相信,作为作家、艺术家“娘家人”的州文联和州作协,在习近平新时代文艺思想指引下,在州委的领导关怀下,一定能探索形成一整套更加符合时代要求,更加符合文艺发展规律的眼界、胸怀、观念、作风和管理服务方式来,呵护好、经营好现在这个自己辛辛苦苦培植起来的“楚雄作家群”,形成更好的文艺生态,创造文艺更加繁荣的新局面,并为开辟更加光明灿烂的下一个40年打下牢固的根基。马荣春

责任编辑:丁忠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