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天籁童声
[发布时间:2018-09-07 09:28来源:云南楚雄网]

“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做木匠,嫂子起来蒸糯米……”每当看到天真活泼的少年儿童,耳畔总会响起这首熟稔的儿歌。那些响彻儿时天空、带着清新泥土气息的儿歌,穿越岁月的时空而来,让我一次次回到童年的原野,享受天真无邪的童年快乐生活。

高高乌蒙山,长长金沙江。金沙江南岸的磅礴乌蒙高原有我童年的彝族小村庄,这个宁静、民风淳朴的彝族小村庄,人们叫它山南村。它坐落在金沙江南岸的磅礴乌蒙高原上,村前有一条清清的小河,它从高高的山上像玉带蜿蜒飘下,河水滢澈,映照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她默默地流淌着,好像在悄声细语地叙说着四季的故事和往日的惆怅。

每天,我抱着一只洁白的小山羊坐在村前的小河边,两只小脚丫欢快地拍打着河水,雪白的水花顽皮地飞溅到我和小山羊的身上,望着那蓊郁、缤纷湛蓝的远山,从遥远的天际绵绵延延而来,挥洒着无尽的远古的气息和质朴的乡情韵律。

沿着岁月之河上溯,就看见金沙江南岸陪伴我度过童年连绵起伏的大山、滚滚自西向东奔流的金沙江、密不透风的原始森林,还有老虎、豹子、狗熊、豺狼、狈、麂子、崖羊、野猪、山獐……那里,是人类童谣的策源地,也是人类生命最亲密的襁褓和摇篮。

就诗意和童趣的丰富性而言,再没有什么比森林更与孩子们的天真烂漫相匹配了。

秋天。风清清爽爽地吹着,阳光明明朗朗地照着。深山彝家人的庭院里,小山似地堆着刚刚收获的金黄的玉米,金黄色的饱满的玉米籽粒撑破纹路清晰质地柔韧的“胞衣”,它们拥挤着龇这整整齐齐的牙齿喊叫着。我的那些彝族乡亲们当然听不到,他们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他们从来具体而实在地安排着平淡无奇的日子。他们团团围坐在“玉米山”的周围,说笑着,灵巧地剥着玉米白色的外衣,再用力一掰,就把它们分开,然后将玉米轻轻地向身后抛去。庭院里燃烧着一堆熊熊的大火,有几个小孩子手牵着手,边舞蹈边唱《火歌》∶“火从石头里跳出来,火从草丛里跳出来。”

乡村的月色那么美,小伙伴们兴奋得连声欢呼雀跃起来,连接着,又边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边唱《你家能否来》∶“那边堵着,这边撵来,你家中堂菩萨被老鼠啃;那边松树直苗苗,这边松树直苗苗,中间野兽是否睡着?你家能否来?你家不能来!”

故乡村子有一片连荫的清香树林,那是我们的乐园,不,简直就是我们的天堂。这里空气清新,草木皆香,各种各样鸟儿在树林里一发歌喉,各种曲调应有尽有。有一只灰顶白面的鸟在头顶的树枝上向我们致意每一朵花都在摇曳,因为细雨的滋润而笑出了眼泪;每一片绿叶都在向我们招手,因为微风的拂动而鼓掌欢迎。这里是动物们的乐园。总有鸟儿从这里飞向那里,麻雀在枝间跳跃,布谷鸟叫着从头上一闪而过,几只花喜鹊在地上走走啄啄。到了盛夏午后,只要农活干完,那清香树下便成了村里人呢的去处。

光阴荏苒,我早已离开了乡村,漂泊工作在外已三十年,风雨人生总忘不了儿时唱的歌谣。犬吠声疏了,鸡鸣声稀了,鸟叫声薄了;孩童们的笑声密了,朗朗读书声稠了……那熟悉而亲切的儿歌声饱蘸着浓郁的乡音、乡情又响起来,像摇动了一树的风铃,荡涤岁月的尘埃,清澈着历史的遗风。很快,便一点点渗入我的血液中和精神世界里,于我心中永生不灭。那清新、刚劲、爽心悦目的音乐,仍将穿越飘吟在世界长长的隧道……

磅礴乌蒙高原上有彝寨,彝寨之上是乡愁里的儿歌,是开拓者的脚步,以及脚步丈量过的地域与空间。杨继渊

   责任编辑:邱君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