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送亲
[发布时间:2018-02-23 09:28来源:云南楚雄网]

我赶到酒店的时候,因为太晚,门厅里已显冷清,记账的两个朋友拉住我让等着和他们同席。我们落座时,司仪主持的喜宴掀起波波热潮,整个大厅喜气洋洋。主人家姓曹,因为年长,过去共事的时候给过我们很多帮助,是我们的大哥,今天,我们参加他女儿的婚宴。他过来敬酒之后,说让我跟着送亲的再跑一趟。

送到哪里?

黄草坝!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朋友提醒说,那年也是去送亲……

勾起一段遥远的记忆。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坡下坡,弯弯曲曲,黄灰肆起,一辆货车,车头上挂着红花,车厢外壁贴着喜字,车厢里捆绑两张柜子,柜头上是喜被……空隙里就插着我们这些送亲的人,还有一支唢呐在上坡或者经过村庄低速行驶的间歇乌拉乌拉的吹奏。

从猫街到戌街,走了一个多小时,从戌街到黄草坝又走了一个多小时,一路颠簸之后,下车走上山道,踩在那些戌街特有的米粒大小的沙子上,连跑带走的各种窘态,可惜没有留下丁点影像。

这个叫做黄草坝的村庄稀稀落落坐落在山坡上。娶亲的人家在村西头,门外是一块稻场,就在稻场上搭了亲棚,四周地面铺满松毛。喝了糖水和茶,我们被迎到亲棚压席(为娘舅家来的重要客人设席,酒席开场直到结束,期间不断添酒加菜),因为在风头,一阵阵风过后,酒碗里已沉淀一层细沙。

远远望着村庄,低矮歪斜的萧索模样至今依稀记得;更记得1990年的这一场喜事,那辆货车是辗转通过各方关系从新田铁矿借来。

今天我们从牟定县城出发,直接驶入元双路,40分钟抵达戌街,行数里后从左家村拐进乡村路面,送亲的七八两私家车就在水泥路上奔驰,10多分钟后停车,有人说到了,尽管想象中村庄的变化,但依然让我眼前一亮:几块台地上,几十幢房屋整齐排列,村间道路、灯盏、排水沟,哪里还找一点过去的影子。

酒席摆在三层楼房里,喜庆温馨,闹嚷嚷喝了几小时的酒,夜色里,我们用50多分钟返回县城。一路上,冷风习习,我们借着酒劲,热烈讨论着这位新姑爷老家父母建盖的房屋以及明天要赴的县城新房里的酒宴景象。何刚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