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深山信使的坚守
[发布时间:2018-02-09 09:48来源:云南楚雄网]

站在高高的山梁上,举目远眺,一条条羊肠小道悬挂在半山腰,依稀保留着往日的模样。在鄂嘉,这样的羊肠小道很多,是当地各族群众双脚丈量出来的,上面布满着艰辛的烙印。

七八十年代,鄂嘉交通滞后,连绵的群山,一座挨着一座,群众出行全靠双脚。在童年的记忆中,为了回去看外公、外婆,每年我的脚都要磨出好几个血泡,每次走得精疲力尽时,总会遇到一位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背个大邮包的邮递员,老乡亲切地称他为“空信使”。他是邮路上最可信赖的人,步行速度最快、服务质量最优、办法主意最多、见闻信息最广,像孙悟空一样,能吃苦,能战斗,一天天、一年年爬过多少山、趟过多少河,他是名副其实的“空信使”。

群众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那是受生存的驱使;旅游者勇攀悬崖,那是渴望发现的挑战;而邮递员每天艰辛蹒跚则是缘于责任。“空信使”常说:“人家把信交给我来送,其实就已经把心交给我了。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要把信件送到对方手中,因为我捧着的是一颗颗滚烫炙热的心啊!特别是在外读书那几个娃,可能是急等着用钱,我得第一时间送到,不然误了大事。”就是这样一种责任,他默默地坚守着,没有抱怨,没有蹉跎。

有一次,“空信使”去送信,行进中,一阵大风过来,山上好几块分化石掉下来,像雪崩一样,让人躲闪不及,差点要了他的命。其实,他有一个本能,走山路的时候一定会看看高的地方有没有山羊野兽什么的,因为它们踢下来的石头很可能就危及生命。我忍不住问他:“在你的心目中,生命与信件哪个更重要?”“空信使”毫不犹疑地说:“我的确不好回答,生命是重要的,但是,当信件一旦背到了我的肩上,不也就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了吗?”“每次有危险,我首先想到的是信件千万不能有事,人在信件在。”他记不清多少次遇到泥石流,也说不清多少次遇过雪灾,不过恶劣天气从来没有挡住他送信的脚步。

这些漫漫乡邮路虽然已是历史,但它曾是维系我们鄂嘉各族同胞命运的“心路”。“空信使”一生奔波在邮路上,表面看似孤独,实则身系千千万万各族同胞的心,他是最可信赖最贴心的人。鄂嘉老区委书记曾对我们说:“在鄂嘉,邮政很有历史,不仅承担着各族同胞的通信任务,同时承担了大量政府公函和党报党刊的传送任务,是保证政令畅通、民族团结的渠道。”在鄂嘉邮路上,“空信使”在党和人民之间架起了一座座桥梁,打通了各族群众的“心桥”。在乡亲们眼里,“空信使”是政府的人、是党的人。他不仅送来了信件,带来了山外的消息,更送来了一颗颗团结友善的心。郭存兰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