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碧云天 黄花地 故乡情
[发布时间:2017-12-26 09:50来源:云南楚雄网]

透过车窗,阳光下,黄花地扬着笑脸,递给我满眼金黄。这是回老家的路,纯真的记忆翻飞,阳光依然灿烂,油菜花依旧金黄。

下了车,走上熟悉的老黑桥,远眺正在治理的草海河,突然发现,家乡变了。

我的家乡姚安,是一个鲜花盛开的地方。童年的记忆中,那个被称为“鱼米之乡”的坝子,压根儿没报刊上宣传的富丽堂皇。村民生活拮据,缺衣少粮,家乡在我的日记里,黯然神伤。

家乡虽然贫穷,有一样东西却很富足,那就是油菜花。万物复苏的春天,房前屋后、满田满坝的油菜花,神采飞扬,无边无岸,在湛蓝的天宇下,铺展金黄。“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王实甫《西厢记》中的经典诗句,似家乡的模样。

春日的阳光像块白手帕,很温暖。天空像块蓝床单,田野五彩斑斓。田埂嫩绿的小草,鲜活灿烂。格外娇黄的油菜花,在春风的亲吻下,睁开眼,一朵朵,连成片,汇成海,大气磅礴。我和小伙伴们像群小松鼠,溜进黄花地,找猪草,捉迷藏。春天属于我们,黄花地属于我们。

生活如歌,可惜岁月匆忙。日子还没通知我,就把一个油菜花般天真烂漫的儿童,变成忧郁的少年。没有不散的宴席,欢乐的音符不可能永远没完。童年走了,我也走了。 13岁那年,我背着简单的行囊,揣着少年的心跳和向往,离开家乡。

此后,家乡成了偶尔栖息的驿站。每次回去,父母总给我一颗冰心带来温暖。现在,亲人已经长眠地下,几年回一次,带回的是陌生和伤感,仿佛虚拟的家乡。纵令如此,我依旧怀想,那毕竟是我的衣胞之地。漫漫人生路,有多少美好的记忆,值得回味;有多少温馨的图画,需要珍藏。每次回去,我总要去田坝走走,呼吸旷野的新鲜空气。遇到春天,总要去房前屋后,看天,看油菜花。

踏上家乡的乡间小道,霎时被黄花绿海包围。边走边看金灿灿的油菜花,欣赏无边无涯的养眼的黄。抬头望天,天上依然笑着太阳,虽然少了些温暖,依然像童年的天空,泛着光芒。其实,梦想,只有沉醉在黄花地般的美景中时,才有存活的希望。

我期望,我和我的家乡,都孕育着更美的春天。 郭为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