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文苑
父亲的艰辛请客路
[发布时间:2017-12-08 09:20来源:云南楚雄网]

进入十冬腊月,迎来了一年中的嫁娶高峰期,我时常接到老家的电话,“侄女,十月初六你表弟结婚,你回来坐坐……”“二妹,冬月二十一月你侄女结婚,你回来潮贺潮贺……”接到电话的我既高兴又感慨万千,高兴的是舅舅家的表弟32岁了,终于娶到了媳妇,解了一家人的愁。大哥家的侄女谈的外省男朋友终于同意转正了……感慨的是,通信技术的发展运用太方便人们生活了,请客只需要手指一按就请好了,心中悠悠想起了30年前父亲的艰辛请客路。

1987年的冬月,家里打算为哥哥举行婚礼,哥哥是家里长子和四姊妹中唯一的儿子,按照当地的风俗,儿子的婚礼要比姑娘结婚办得隆重,最明显的表现是请客基本上是满堂请,所有的正亲正戚都要请来祝贺,哥哥是长子和唯一的儿子,客人自然要多一些。那时农村里办场喜事不容易,要准备很长时间,诸如:请客吃的蔬菜肉食半年甚至一年前就得准备,猪羊等得提前喂养,蔬菜得提前种植,因为街上很难买到也没有钱买, 客人住用的被子得四山八里去借等等事情太多了。哥哥的婚礼七算八算由60多户亲戚打算请,请客的事情自然落到了父亲的身上,一则父亲作为家长去请表示尊重,二则爬上涉水、翻山越岭的路程爷爷及其他人要走完挺难的。娶亲的日子定后,父亲急急忙忙踏上了请客路,父亲的任务可艰巨了,光村里的11户人家就有五个坐落,父亲就得跑五个晚上,最远的二姨妈家离我们村40多公里,大姑妈家又要涉过马龙河河水。

父亲请客一般是沿着一条线逐村逐村去请,由于老家地广人稀,村与村之间距离较远,去一趟下来大约就是六、七天时间,每每父亲出门,我们都盼着他回来,因为他总会带些东西给我们吃,有的是亲戚打发的,有的是山里的野果……正常情况下去大姑妈带回的东西应该最多,大姑妈勤劳善良,又居住在低海拔地区,他种植的芭蕉果、木瓜、甘蔗、花生等对住在高寒山区的我们来说太稀奇、太渴望,那时的我们,能被大人带着去大姑妈家一趟如同过年一样期待。父亲那次去姑妈家请客,几姊妹一个也没有带去,因为父亲打算两天来回,带着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去都很吃力,父亲答应一定带好多东西给我们吃,我们就这样等着父亲的归期,出门的第二天晚上我们从吃晚饭等到天黑、等到睡觉、等到深夜……,直至第五天,父亲终于回来了,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带回来,年幼的小妹因为没能吃上东西哭了。原来,父亲受的委屈更多,去到姑妈家的当天晚上,那里下了大雨,导致马龙河水暴涨,第二天一大早父亲背着姑妈们的面悄悄往家里赶,看着湍急的河水,父亲试了几次鼓着劲过去,哪知刚走几步就被冲倒了,父亲也不知是怎样被冲到了河岸的草丛里,只知道是附近干活的人烧了一堂火帮他烤干了衣服,一再告告诫他一时半会不能过河,因为河水一般上游发水下游涨水,别看这里不下雨……父亲只好返回姑妈家,一呆就是两天,第三天,姑父把执意要回家的父亲送到了河边,请来了河那边的亲戚在对岸等着,父亲是在一手拐着拐杖,一手捏着姑父牵他的绳子过河的。

哥哥的婚礼共请了67户人家,请客父亲将近花了2个月时间,穿烂了母亲缝的三双鞋子,因为那次被水冲留下身心的病痛。

如今,父亲已经离世10年,每每念起父亲,我心如刀绞,多希望父亲在世,看到今天请客不用远行且很艰辛,电话一拨就请了;河水涨不用冒着生命危险趟过去,从桥上面过就行了;嫁到远方的亲人打个电话就可以问候了;走亲串戚水泥路通到了村委会甚至村民小组,有车坐了……

请客方式的变化是科学技术发展成果的缩影,更是楚雄彝族自治州经过59周年来的发展取得巨大进步的体现之一,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全州各族人民的努力,彝州的60华诞、70华诞、80华诞等华诞取得的成果,是我们难以想象和意料的,人民会更深切的体会到生活一代人比一代人好过,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李永琼

编辑:邱君竹 责任编辑:丁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