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禄古镇戒石亭
[发布时间:2017-11-23 11:23来源:云南楚雄网]

光禄古镇是滇中地区历史最为悠久、布局规模最大的文化名镇,具有3000余年的辉煌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素有“花灯之乡”、“梅葛故地”、“文化名邦”的美称。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始置弄栋县,县城坐落在今光禄旧城,唐代设姚州督都府,元代设姚安路,明朝设立姚安军民总管府,清代属姚州府,史称“三川之门户,南诏之中枢,滇中之锁钥”,是中原进入滇池和洱海的咽喉要道,也是古西南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是古代姚州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治滇重镇,经过几年初具规模的开发,走出尘封历史,2016年10月,光禄古镇被云南省A级旅游景区评定组评定为创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古时姚安县的县衙在光禄古镇军民总管府,县衙的建筑极具特色,大堂是县令审理案件处理公务的工作场所,高大宏敞,威严肃穆。在大堂和仪门之间的甬道中建有一亭,县令及其下属画卯(上班签到)时,都要从此亭穿过。亭中立一碑,碑上镌刻有“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大字。翻译成白话为:你有你的工资可以收取,还要去搜刮民脂民膏,随心所欲虐待你的百姓,天底下的百姓是好欺负的,但上天的神明是不可欺负的。寓意为:作为地方的父母官,必须要公正廉明地为一方百姓做好事办实事,不能昧着良心,贪赃枉法,欺压百姓,这是天理所不容的,必然要得到报应。此十六字是为了警戒官员所制定,所以此碑叫戒石,亭就叫戒石亭。

1、光禄古镇-戒石亭

说起这个戒石亭,还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来历。

相传五代十国时期,中国境内四分五裂,广州是姓刘的建立的南汉国,而四川的成都则为姓孟的建立的后蜀国,后蜀孟知祥称帝后,为了酬谢昔日患难与共一同打江山的将相大臣,给他们诸多丰厚的待遇,然而这些官吏借此机会肆无忌惮地害民虐庶,搜刮民脂民膏。

后蜀国的皇帝孟昶继位后,有一天一位叫刘正的官员与他谈起做官之道,刘正说:“现在有些人做了官,就忘乎所以,自认为自己很有本事,根本不把老百姓当回事。”

孟昶说:“这就叫做忘本。据我所知,很多当官的当初也是普通百姓一个,因为国家建设需要人才,重视人才,让这些人通过科举考试走上士途。再说,他们的父老乡亲又何尝不是普通百姓,特别是这些人当官后,拿的是国家的奉禄,住的是国家的房子,用的是国家的钱财,这奉禄从何处来,都是老百姓缴纳的赋税,一定要想办法让这些忘本的官员知道老百姓的生活艰难,让他们心中总要记得为老百姓办事。”

刘正说:“这事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真难,有些人嘴上虽然说为老百姓办事,而一旦真的面对老百姓时,却总是把头抬得老高,在他们心中只有上级官吏,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头上的乌纱帽是上级给的。瞒上欺下,古今官场,难解此风。”

孟昶说:“依你看,这事怎么办才能让各地的官员都能永远明白老百姓的重要呢?”

刘正说:“我倒是想出一个办法,以皇帝的命义颁布一道奏书,写一道关于尊重老百姓的训令,让各地刻在石头上,以示永不相忘。”

孟昶一听,觉得这主意好,但不知道写什么,他命人拿上纸笔,寻思半天,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话来,好在这孟昶也算是个很有文才的人,此时他想起了唐朝的柳宗元曾写过一篇文章,当官的人是老百姓用税钱雇来为老百姓办实事的仆人这样一种提法,作为一方皇帝,他感到确实是这样,当官的用老百姓的钱风光,不为老百姓办事就说不过去,可历朝历代竟然还会有贪官污吏,他想了好久,于广政四年(公元941年)亲撰《颁令箴》24句:朕念赤子,旰食宵衣,言之令长,抚养惠绥。政存三异,道在七丝,驱鸡为理,留犊为规。宽猛得所,风俗可移,无令侵削,无使疮痍。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赋舆是切,军国是资。朕之爵赏,固不逾时,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为民父母,莫不仁慈,勉尔为戒,体朕深思。以此诫谕地方官员要爱护百姓,不做贪官污吏。

2、光禄古镇-戒石亭

2、光禄古镇-戒石亭

宋灭蜀后,宋太宗鉴于前后蜀政治腐败、不战而败的历史教训,在研读了孟昶96个字《戒谕辞》后,删繁就简,从中挑出了4句16个字:“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颁于州县,规定刻碑为戒,并在宋朝世代沿袭,天下皆知。这16个字就是《戒石铭》,于太平兴国八年(公元983年)颁示天下,至南宋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高宗又把诗人黄庭坚书写的这一祖训,颁于各府州县刻石立于大堂前。明太祖朱元璋进一步明令立于甬道中,并建亭保护,故有“戒石亭”之称。明正德《颍州志》所记载“戒石亭碑,洪武中置,在州治堂前甬道路中”,即是佐证,也体现出对官箴戒约权威性和神圣性的维护。戒石铭作为我国历史上的一条重要律令,一直沿用到清代,清人后因出入不便,改为牌坊,称为“戒石坊”,以进出熟规,铭记不忘。“公生明”作为官场箴规,意为公正方能明察事之本末,即所谓“公生明,偏生暗”,长官坐堂理事北向的铭文16字,即抬头可见,以提醒其秉公办事,若徇私枉法,天理不容。

历史上,戒石在全国各地方官署均有设置,从府州到县,是官署内的必要设施。戒石铭亭是封建皇帝为整饬吏治而设立,是古代廉政教育的一种载体和廉政文化的一种形式,其所倡导的廉洁精神,穿越时空,绵延古今,有着不朽的生命力,对促进官吏奉职守法也确实起着积极作用。历史上的包拯、海瑞、于成龙等,皆是为民请命,伸张正义,勤政廉政,为民造福的典范。

鉴古知今,在大力开展反腐倡廉建设的今天,我们更应该反思反腐倡廉建设的经验教训,如果仅以道德规范、自我约束和社会监督还是远远不够的,最重要的是加强法律制度建设,加强对权力运行的有效监督制约,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想腐的保障机制,这才是古代姚安军民总管府内的“戒石亭”留给我们的重要启示和深远意义。

如今,戒石亭已成为开展廉政文化“六进”活动的延伸和拓展,石碑上的十六字时刻提醒和告诫着游客,做人和做官必须严格遵纪守法,清正廉洁,秉公办事,心中要时刻装有百姓,要时刻体恤怜悯百姓,常思百姓疾苦,常怀律自之心,否则将会受到严厉惩罚。 陈杰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