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坝子腔”的时代生命
[发布时间:2016-05-12 09:41来源:云南楚雄网]

云南楚雄网讯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姚安坝子腔可谓西南地区千百年来农耕文化中异常珍贵的艺术奇葩。坝子腔起源于农民在田间地头耕作时的交流互动,其曲调婉转跳跃、跌宕起伏,其唱词形象生动、通俗易懂,在逗趣解闷的对唱伊始,便赋予了这种交流形式于扎根土地的艺术气质和归融生活的艺术生命,使之一代一代流传至今。而近年来,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和新兴文化的繁荣,田间地头已经很难再听到姚安坝子腔,即便在本地舞台演出时、在广场与公园文化中也很少出现,坝子腔这朵奇葩渐生颓象、逐日凋零,亟待传承保护,急需焕发时代生命。

点燃坝子腔的时代生命,需在“传承人”上下功夫。“好听”与“难学”是坝子腔最显著的双生特点,它的曲调完全是靠记忆描摹演唱出来,一些婉转多变的旋律甚至无法记谱,如果不加以系统培训和悉心教授,很难原汁原味、有形有魂的得以传唱,很多人虽有兴趣学习坝子腔,但囿于专业培养的缺乏,均半途而废以失败告终。一门艺术要有长久生命力,关键在于参与者众和传承链宽;姚安坝子腔要在时境变迁中唱出活力之音,健全传承体系是重要基础。必须充分正视目前全国仅有一名纯正坝子腔老艺人的真实现状,以时不我待的危机感有规模、有质量地建强传承人队伍,在传承机制上予以深度活化、在传承经费上给予充分保障,让老艺人的传承价值得到具体体现,使坝子腔这一门濒危艺术重新焕发生机,继而开枝散叶。

点燃坝子腔的时代生命,需在“新元素”上做文章。“坝子腔”既老又新。说“老”,因其流传了千百年;说“新”,在于坝子腔的唱词结构很“潮”。坝子腔的歌词由“开句”和“剁板”构成,开句是主词,有固定格式;剁板是副词,比较自由。一段悠扬缭绕的主词唱开之后,随即跟上蕴涵说事、说人、说理内容的“行进式”剁板演唱,其风格犹如今天的Rap,独有韵味。一门古老艺术自身具备新潮元素,在遗产类的非物质文化中是极其少见的,这也正是坝子腔的魅力和生命力所在。传承和弘扬姚安坝子腔,必须要在激发新元素上做文章,下力气摆脱“吃老本”的窘境,紧密结合当前的生产生活、社会发展和人文环境等,集中精力创作一批通俗生动、受群众喜爱、能引起共鸣尤其是得到年轻人认可的“剁板”唱词。在坚持“老味儿”不变的前提下,要让坝子腔新的元素更新,“潮”的元素更“潮”。

点燃坝子腔的时代生命,需在“广推介”上狠着力。坝子腔本身具有很强的渗透力,从它作为一种汉族民歌、却深受彝族群众喜爱、并以此演变出彝家“小变腔”便可见一斑。因此,只要肯下功夫搞好多形式的丰富推介,坝子腔必能重新焕发自身魅力,还会向更广地区流行风靡。可坚持每年举办1次坝子腔演唱比赛,充分利用电视、报纸、网站、微信等媒体进行广泛宣传,加长赛事跨时、增加赛事环节、定准高额奖金,当能极大拓展影响面,有效吸引爱好者和群众积极参与;亦可精心培育几名有代表性的本土传承者,向各类演唱赛事推介推送,在更大平台上展现姚安坝子腔的魅力;还可利用婚庆等聚集人气较多的各类喜事,初期免费提供表演服务,后期自然形成收益与宣传共赢的良性循环。当然,最不能放弃的是“农村、农民、农活”这块坝子腔的始源之地,要大力培养乡土艺人并给予相应补贴,叮嘱他们在农业生产和日常生活中重新唱响“坝子腔”,在“母地”上汲取营养、在“阔田”里放置火种,重新点燃起坝子腔在新时代里“暖和和”、“爱诺诺”的生命之力。董芬

编辑:丁忠泽 责任编辑:罗晓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