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白竹山记
[发布时间:2017-11-24 09:57来源:云南楚雄网]

深秋,有外地好友到访,在县城,取引自白竹山西麓的山泉沏上一壶白竹高山云雾茗茶待之,好友顿感舌底生津,味醇香郁,赞不绝口,便定要上白竹山探访。

翌日清晨,当整座山还笼罩在浓雾之中时,我们便整理好行装。一路上穿丛林,披奥草,历穷涧,攀缘侧足,探路前行。四周杂花照涧,幽柯蔽林,青萝葳蕤,苔藓缀结,泉脉澶漩,纠溪朋连。霏微如贯珠似地从一棵棵长蕊木兰、水青树、榉木树的枝叶上滴沥飘洒下来,洗涤着我们满身的尘颜,不知不觉使人陷入了“景物自清绝,优游可忘年”的境地。行至半山,古松、罗汉杉、锥栗树密密蓬蓬。林下箭竹林、杜鹃和马缨花骈织承翳,咫尺无路,如入原始环境。林间幽鸟飞鸣,那清脆的鸟鸣声,似乎来自云端,悠扬、清脆、绵长。在耳边余音不散,挥之不去,山应越远。

登上山顶,已近中午。此时,日已衔山,明霞森射,勃菀天际。倾之,一缕缕白雾相驰而起,地如卷席渐隐,整座山顶烟霞浑呈,遍山茫然,人浮其里,太虚无垠。复倾之,云开雾散,秀绝众形,全山上下苍酽一色。立足峰巅,山至邃,境至清。沿围群峦,层叠缓冲,掩抑微浪。南面峰岭环抱,北向视野开阔,方圆数十里,白云徐舒,青山递明。山脚下明珠似的座座水库,透映苍寒,飞淙溅雾,以滋万亩良田和供县城居民饮水。在山顶金怪塘或仙人桌旁的草甸上席地而坐,周围一棵棵古松老杉,举杖划天,挥扫浮云,空野苍俊,惟忘其身。在这“长历风雨人烟少,云封雾幕闭幽雅”的地方,大自然到处呈现出的是空灵、恬静、悠远、真实和超越,也难怪苏轼能留下“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的清音。也是在这里才能使你真正领略到:什么是静得旷寂,静得清幽,静得澄明,静得疏朗,静得空灵。而此,徜徉在这有若仙境的白竹山的秀林美壑间,你的心才是静默的,思绪是静默的,甚至连呼吸也是静默的。你也才会蓦然发现,静,原来也是一种美,一种身心愉悦的美。更是一种享受,一种天人合一的享受。

微信图片_20171124095936

白竹山上的千亩茶园。

从山顶下至南坡半山,呈现在眼前的是山坡上的千亩茶园,层层叠叠,逶迤连绵,黛姿秀滴,像琴键般整齐排列在重峦叠嶂中。踩着褐色的栎壤,走进茶园。丛卷绿叶,枝枝相连,隆隐芬芳,蔓茗荧翠。迎着徐徐吹来的山风,似乎满山透着的是清香怡人的茶香,使你无法拒绝神爽意闲的惬意。在这遍山的栎壤之上,瑧瑧茶垅,群踵而植,绝凡尘,抟雨霖,汲甘泉,聚精气,发蔓茗,状茎茂。日间摘取,杀青、初揉、渥堆、复揉、干燥、灭菌后,为享誉县内外的白竹高山云雾绿色佳茗。饮之,使人倍感“荈茗自有真滋味,此茶饮罢无好茶”的蕴意。

当我们探访茶园中一幢山庄别墅似的茶房时,主人热情地开门相迎。茶园主人是多年的朋友,见到我们的到来,便拿出上好的白竹高山云雾“银毫”相待。我们相坐在庭院中,朋友便在我们的眼前,置好茶具,片刻,茶汤出壶,清而不浊,香气袭来,沐浴其中。品之,尘俗消弭,神舒心阔,心静如月淡风爽。

周作人先生有一篇《喝茶》的文章,我很是羡慕那种闲恬的心境。文中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又说喝完茶后,“再去继续修个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周作人先生的《喝茶》描写的是一种雅趣与闲适,正如苏轼的“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一样。但曾巩不是说:“一杯永日醒双眼,草木英华信有神”。范仲淹也说:“不如仙山一啜好,冷然便欲乘风飞”。诚然,有时候我们的生活简单得只需一杯茶,一杯供人们洗涤心灵的清茶。

夕阳西下,离开茶园,我们一行下到山脚。回望白竹山,此刻,重峰叠岭间,霞驳云蔚,若阴若阳。团团白雾从谷底缓缓相衔而起,漫过茶园,飘上山坡。整座山又渐渐隐入了云舒雾卷之中。毕德华

    责任编辑:赵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