蟠龙古刹
[发布时间:2017-11-23 09:30来源:云南楚雄网]

春天,当你从南华县城往北沿南永公路前行7公里,看到樱花夹道的甸子,你就到了蟠龙。秋天,当你看到沿途开满格桑花的路时,你就到了蟠龙。《楚雄彝族自治州志》中有这样的记载:“楚雄地区的佛教中心,元、明时期当数紫溪山,明末转到化佛山,到民国时期已属南华蟠龙寺。”1940年,县长赵正岳置蟠龙公园。蟠龙因此得名。

说起蟠龙古刹,还得从双甸河说起。外面的人,你报村名人家不知。说起双甸河,老辈人都知道在哪。大智阁、方小村、礼拜寺、凤头冲、先生邑,顺时针围成一个甸,甸中有河,源头在见性山;汉军屯、回民村、民家村、柳家村、代家村、碾子房、大村、梨园村、老董湾,逆时针圈成另一个甸,阿噜碑是这个甸小河的源头。双河在老董湾聚拢,就成双甸河,它是龙川江一级支流。蟠龙古刹就坐落在这里。

双甸河有一座非常有名气的古刹,那就是蟠龙寺。清光绪《镇南州志》载:蟠龙寺,一名‘指月庵’,在城北二十五里。康熙四十八年,僧园证友虔建。咸丰年间经乱被毁。光绪元年,僧寂悟重建,二十二年,僧淳复增修。蟠龙寺规模宏大,大小9个院落,99间房屋。名僧虚云大和尚曾在此讲经传法,弟子大和尚修圆六岁在蟠龙寺出家,先后任昆明筇竹寺、西山华亭寺住持。大和尚修圆圆寂后,骨灰安放在宝珠寺。蟠龙寺三个字由南华清末拔贡、著名书法家夏育荷亲题。民国云南省主席龙云曾送一块大匾题“人天罕有”,悬于大雄宝殿之上。修圆是南华土城人,六岁出家到蟠龙寺为僧。后任云南省昆明筇竹寺住持,任过云南省佛教会理事长,任过昆明西山华亭寺住持。蟠龙寺鼎盛时(大约在1920年至1930年前后)有僧众500人。蟠龙寺历257年后消失在“文革”的浩劫中,唯山腰两座孤零零的和尚塔,村北粗壮高大的黄连木在清风中摇曳。关于蟠龙寺的兴建,民间留传道庆和尚的传奇故事。

蟠龙寺出家的修圆和尚爱国爱民,积极投身民族解放事业。1937年冬,昆明僧尼和部分医护人员组成了云南僧众救护队,开赴抗日前线服务,修圆和尚作为救护队名誉队长,不仅负责后方的后勤组织工作,还影响了部分专县也成立了僧众救护队,为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抗战胜利后,修圆和尚回到了昆明西山华亭寺任住持。1949年9月,国民党在昆明搞“九·九整肃”,大肆逮捕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人员和革命仁人志士,修圆和尚冒着风险,利用华亭寺方丈的合法身份,保护了原云南民主救国会的张天如等一批进步人士。1949年底,修圆和尚在昆明西山华亭寺主持了规模盛大的传戒法会,吸引了众多的弟子和居士,影响遍布省内外。建国后,修圆和尚在担任昆明西山华亭寺住持中,拥护党的政策,积极参与筹建云南省佛教协会,任过省佛教协会理事长,并倡议对佛教历史文物加予保护。1953年5月,还出席了在北京广济寺举行的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修圆于1954年当选为云南省第一届人民代表,他在当时就在人民代表会议上提出了极具前瞻性的提案:“请中央提前设计建筑滇越、滇缅两铁路。”对今天云南打通东南亚出国出省大通道,建立云南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推进云南和东盟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蟠龙,地灵人杰。那曾经甸里甸外的岁月成了往事,留给人们一缕缕挥之不去的淡乡愁肠。李天永

责任编辑:罗晓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