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这一口南华罐罐茶,品这一世人生味
[发布时间:2018-07-17 15:05来源:楚雄旅游]

在彝州楚雄南华县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谜语:“家里有只小乌龟,客人来了就钻灰。红煎飘香雷鸣催,敬饮客人连称美。”讲的就是南华罐罐茶。

640

在南华县彝家长大的孩子,应该对罐罐茶都有记忆。记忆中,一个烧得红旺旺的火盆,一只圆肚收腰敞口的陶茶罐,当滚烫的热水倒入陶罐中,茶香混着热气蒸腾而起。再放入两三粒黄豆大小的冰糖,家中的长辈往往等不及冰糖完全化开,就会将茶倒入杯中,浅浅的呷一小口,然后发出满足的声音。

640 (1)

煨制罐罐茶时就讲究一个“烤”字,投一把本地的粗茶在罐中,旧时用来泡茶的茶罐,几乎都是出自一个叫河硐的小村。烤茶用文火边烤边抖,抖动频次越快越好,百次之后,将烧好的开水冲入茶罐。若是茶烤的好,沸水入罐时便能听见隆隆的响声,伴着喷涌而出的蒸汽,像是下雨之时打了个响雷,故其又称“雷鸣茶”。

640 (2)

与其它茶不同,罐罐茶并不够细致、精雅,却能够随意而浅散地承载生活在这方土地上人们的情感和生活。第一道茶,味酽苦涩,不习惯喝的人难于下咽。但喝了一辈子罐罐茶的彝族老人,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烤一罐酽茶喝下去,一天都神清气爽。第二三道茶,清香苦凉,口感最好;待四五道之后,就要像煨药一样地煨,苦而回甘。

640 (3)

在这个彝家小城,每户人家都有一把粗茶,一只土陶罐、一个旧火盆。而这一杯罐罐茶将彝人生活的喜怒哀乐融入罐中,在炭火里熬煮,然后细细品味。她不仅记录下了喝茶人的情愫与生活,也带给了远离家乡的游子无尽的思念。

简单却又厚重、涩苦却又温润,虽无精雅,却有厚实,虽是呆板,却又随性。何不尝一口这罐罐茶,品一品这人生味呢?(云报旅游文化全媒体 唐黛玲)

编辑:张沁心 责任编辑:赵敏

相关阅读